畅捷通拟创业板上市 畅捷支付去年亏损超2000万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170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1日05:55:5416

2021年3月26日,根据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披露的辅导企业信息,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与畅捷通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畅捷通”)已于2021年3月9日签署了相关辅导协议,目前已在港股上市的畅捷通将选择创业板登陆A股。

畅捷通拟创业板上市 畅捷支付去年亏损超2000万

畅捷通成立于2010年,于2014年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系A股上市公司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用友网络”)控股子公司,持有畅捷通69.75%股份。用友网络创始人兼董事长王文京,也是畅捷通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从业务上看,用友网络和畅捷通都属于企业服务市场,只是前者主要专注于中大型企业服务,后者则集中于小微企业服务领域。

此前1月13日,用友网络发布公告,表示其控股子公司畅捷通董事会已审议通过其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并在中国境内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初步方案,正式官宣推动畅捷通回A股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用友网络、畅捷通这两家上市公司此前同为第三方支付公司北京畅捷通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畅捷支付”)股东,前者持股80.72%、后者持股19.28%。

畅捷通拟创业板上市 畅捷支付去年亏损超2000万

然而用友网络在2020年6月30日,发布公告表示拟将其持有的畅捷支付80.72%股权转让给北京用友融联科技有限公司。当然,这只是一次“左手倒右手”的交易,买家还是用友网络的关联企业。转让价格为29769.536万元,后者将以货币资金方式支付转让价款。按此转让价格计算,畅捷支付“价值”3.688亿元。转让完成后用友网络不再持有畅捷支付股权,亦不再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用友网络2020年年报显示,该转让已于2021年1月14日获得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畅捷支付公司出资人变更的批复,并于2021年3月23日收到全部股权转让款,目前畅捷支付相关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已经完成。

畅捷通拟创业板上市 畅捷支付去年亏损超2000万

站在用友网络角度来看,畅捷通、畅捷支付均系其子公司。但命运相去甚远,一家被推动回A上市,一家则被剥离。

用友网络表示,剥离畅捷支付是为聚焦云服务主业。而从业务层面来看,畅捷通确实与其主业更加相通。

公开资料显示,“非主业”的畅捷支付成立于2013年7月,注册资本2亿元,并于2014年获人民银行《支付业务许可证》,获准开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业务。

畅捷通拟创业板上市 畅捷支付去年亏损超2000万

畅捷支付在申请牌照时候共有四个股东,除了畅捷通外,其余3个创始股东合计持股24.9%,后来这部分股权被用友网络以5602.5万元收购。再经过一系列变更后,形成了用友网络、畅捷通对畅捷支付“八二分”的局面。畅捷支付就此成为用友网络、畅捷通的御用支付服务平台。

作为软件服务提供商,支付能力是不可缺少的环节。比如畅捷通推出的“好生意微商城”产品,就需要将支付能力打包在其中。背靠两家上市公司,畅捷支付主要面向企业级市场,提供包括聚合支付、POS收单、网银支付、快捷支付、扫码支付、代收代付等服务。

畅捷通2020年财报显示,畅捷支付由盈转亏损。2020年畅捷通分占畅捷支付的亏损总额为389.7万元,而2019年畅捷通分占畅捷支付的收益总额529.9万元。按持股比例19.28%计算,2020年畅捷支付亏损约2021.3万元,2019年则盈利2748.4万元。

不过畅捷支付近两年营收却一直增长。用友网络过去两年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其支付服务业务实现收入6.5亿元,同比增长319.1%;2020年,支付服务业务收入继续上涨,达7.45亿元,同比增长14.5%。用友网络的支付收入全部来自畅捷支付,虽然支付业务占其总营业比重不高,但显示出不错的成长性。

然而第三方支付是个存在政策性风险的行业,近年来监管趋严的情况下更是如此。除了聚焦主业,这或许也是用友剥离畅捷支付的考量。

首先,近年来畅捷支付已收到人民银行的多次行政处罚。

2019年5月,畅捷支付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有关规定,被人行营管部罚款人民币9万元;2019年7月,畅捷支付内蒙古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人行呼和浩特中心支行处以6万元罚款;2020年8月,畅捷支付辽宁分公司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被人行沈阳分行罚款40万元。

其次,畅捷支付还曾因代扣问题备受质疑。

在澎湃新闻《起底代扣黑洞》系列报道中,畅捷支付就是其中一家被批评的对象。根据杭州中院于2019年12月12日公布的一则关于诈骗案的判决,不法分子通过伪造相关合作协议,从畅捷通申请银行卡代扣业务,从而窃取他人银行卡内的资金。

第三,在2020年曝光的支付行业“5.13案件”里,畅捷支付也被牵涉其中。

根据相关刑事判决书,快刷支付、江苏星洁等被告单位在明治弘付公司以虚构交易的方式,为会员提供线上信用卡非法套现服务的情况下,仍通过向弘付支付0.335%通道费用,用以获得支付通道的使用权。从而代理弘付公司的快捷支付通道,并将该通道继续转接给下游机构,收取下游机构一定手续费,获取非法利益。这起涉案金额高数十亿的非法经营案,牵涉包括畅捷支付在内的多家支付机构。

最后,用友网络旗下还关联着许多互联网金融业务,但其重心已不在这里。

用友网络2019年应付款信息显示,期末备付金款项为6.51亿元,相比于期初的2.65亿元大幅上涨。这里的备付金款项指畅捷支付因提供支付业务收取的备付金,以及用友网络另一家子公司深圳前海用友力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即“友金所”,旗下拥有“友金服”P2P平台)存放在该平台的通道资金。随着互金行业整改收缩,畅捷支付在该领域的收益也将受到影响。换个角度,决定聚焦主业的用友网络重心已经不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