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何时全国推广?比特币、稳定币如何监管?周小川、李波博鳌论坛重磅发声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170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22日02:54:0387
数字人民币何时全国推广?比特币、稳定币如何监管?周小川、李波博鳌论坛重磅发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邹璐徽

4月1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的数字货币论坛上,中国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现任央行副行长李波出席,并对当前央行对于数字人民币(DCEP)的试点心得计划、数字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以及对于加密资产的态度做了诸多分享。

央行数字货币全国推广没有明确时间表,需要三步走

数字人民币在国内各地试点推广进程成为此次论坛聚焦的重点。对于试点过程中的心得,央行副行长李波分享了三点看法。

他指出,首先是推广过程验证了央行数字货币的双层系统是发挥作用的。

据了解,当前数字人民币采用央行和商业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双层运营体系,首先是人行将 DCEP 发行至商业银行,然后再由商业银行面向公众提供 DCEP 服务。

“这样的一个双层体系,是能够去兼容现在的货币和银行体系的,从而确保金融脱媒化过程当中的风险能够最小化。”李波如是称。

他表示,第二个体会是央行数字货币确实是能够通过数字技术实现一种可控的匿名性,或者是受到良好管理之下的匿名性。“我们的多层次系统从根本上来说,可以实现小额交易的匿名化;对于大额交易来说,央行是可以去进行追踪的,我们认为这样的设计是CBDC的一个理想特点。”

第三个体会则是,央行数字货币是一个相当开放的系统。据悉,当前数字人民币采用混合架构,不预设技术路线,“既能够和账户系统也能和代币系统挂钩,这样一来我们能够在不同的技术方案下去实现不同程度的耦合,迄今为止我们的试点相当成功。”李波称。

对于全国推广的时间表,李波表示,目前还未有具体的时间表。

在数字人民币进行全国推广之前,要做到以下三步:首先是继续扩大试点范围,目前央行正在考虑更多的场景以及更多的城市,比如将在冬奥会上进行试点,能够让数字人民币为国际、国内用户所用;其次是进一步搭建数字人民币的基础设施、生态系统,提高安全、可靠性;最后是要建设一套相应的法律和监管的框架,来监管数字化人民币。

数字人民币全球化并不急于求成,先从推进零售开始

在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下一步过程当中,数字人民币的全球化进程也受到关注。

周小川表示,实现央行数字货币的国际化并不简单,当前全球是一个以国家的央行和国家的货币制度为基础的体制。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宏观调控情况,需要自己的货币主权,在汇率制度上跟别的国家不一样,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把这些东西都取消掉的。

他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全球化不能用某一个货币一统天下的做法,这种做法并不现实。在尊重各国央行货币主权的前提情况下,对于数字人民币而言,最大的需求还是在于推进在国内的使用,先从基于国内14亿人口的零售系统开始,做好零售系统的升级换代,“把零售系统效率提高,是所有开展其他业务的一个基础。”

李波补充称:“就人民币的国际化而言,我们已经多次表示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程,实现进一步的国际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我们的目标绝不是要取代美元或者是其他的国际货币,我们的目标是让市场来做出选择。”

李波提及,当前,央行已经加入一个由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宣布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m-CBDC Bridge),也在探索用不同的方式来实现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互操作性。

“互操作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也并不会急于求成的现在就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李波坦言。

加密资产不是货币,强调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

当前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繁盛,中国央行是否延续此前的严厉监管态度,这一问题也引起注意。

李波指出,比特币是加密资产。加密资产是投资的选项,它是另类投资,本身不是货币。“我们认为加密资产将来应该发挥主要作用的地方,是作为一种投资工具或者是替代性投资。”他称,对于这样一种投资方式应该有怎样的一种监管环境都有研究,很多国家包括中国也正在研究,在想出来需要怎样的监管规则之前,我们会继续保持现在的举措和做法,“确保对于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这是必须要做到的。”

对于一些诸如Facebook发行的Libra稳定币,李波认为,它们也是加密资产。如果想让加密资产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解决方案,则需要一个更加强有力的监管规则,也就是要比现在对比特币的监管更加严格。

李波表示,对于由私营企业发行的稳定币,如果其将来成为一种支付工具的话,就必须要接受像银行或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的严格监管。

周小川则补充称,金融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不管是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应该跟实体经济有密切结合,为实体经济服务。

“数字货币因为支持了大量支付,所以肯定对实体经济有好处,而且是必不可少的,那么数字资产到底对实体经济的好处究竟是什么?我现在还是有疑问的,所以大家会持有比较谨慎的态度。”

周小川强调,从政策方向来看,这就是中国的特点,“强调金融产品要为实体经济服务,就是要说清楚你对实体经济的好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