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行业现状,有些复杂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第三方支付服务云
170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5日03:11:384

支付行业现状,有些复杂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的议案,将支付巨头的收费问题推到风口浪尖。

微信支付的收费该不该降?本周三,新金融琅琊榜发表《微信支付费率真的高吗?关于第三方支付的三个真相》。

在该文中,我阐述了第三方支付行业的三个事实:1、费率远低于国外;2、收费主要给了银行;3、支付本身没那么赚钱。

该文在发布后反响不小。我收到了许多朋友的反馈意见,并与一些从业者和专家做了交流。

从目前来看,我所提到的三点:第一点无争议,第二点有些片面,导致第三点不够严谨。在此向各位致歉。

更准确的说法是:银行通道费没那么高,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利润也比较薄;由于支付交易规模极大,通过以量补价,收益空间依然惊人。

尽管如此,要求微信支付大幅降低收费,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或许只是看上去很美。

01 银行通道费没那么高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

在一笔典型的商业交易中,银行需要收取交换费(借记卡0.35%、贷记卡0.45%),银联需要收取转接清算费(0.0325%)以及品牌服务费(0.02%)。大机构通常可以拿到更优惠的价格,但下浮空间也是有限的,尤其在断直连以及备付金集中存管之后。

遗憾的是,我低估了两大巨头的话语权,也低估了银行业的竞争压力。

综合我从各个渠道了解到的数据:目前银行向第三方支付公司收取的交换费(通道费),普遍低于借记卡0.45%、信用卡0.35%的价格上限。

就算断了直连,就算没了备付金,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依然强势,从银行拿到的通道费率,整体不超过0.1%。

一位资深人士给出的版本是,面对腾讯、蚂蚁,如果是借记卡,一些大行可以给到0.02%,地方小行更低;贷记卡费率稍高,大概0.03%-0.045%。

考虑到我所接触到的人,或多或少存在利益相关,上述数据不一定完全准确,但我相信基本属实。

就事论事,“收费主要给了银行”这一提法不太准确。

02 以量补价,收益惊人

为什么银行给到腾讯、蚂蚁的费率如此之低?

其一,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统治地位。从2016年起,两大巨头在移动支付市场上占比超过90%,固若金汤。

一边是微信支付/支付宝,一边是某银行,如果必须二选一,你认为用户会选谁呢?毕竟,中国的银行那么多,全国性银行也有十多家。

按照监管部门的政策导向,核心还是市场化。“96费改”只规定了0.35%、0.45%的费率上限,并没有规定下限。

其二,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体量太大,银行能够以量补价,这仍是一个总收入达到千亿级别的超级蛋糕。

如果巨头给过来的业务体量在万亿乃至十万亿的级别,0.1%的费率,意味着十亿、百亿级别的收入。哪怕费率减半,也能到达数十亿元的体量。

众所周知,银行业竞争激烈,中间业务收入的拓展尤其艰难。而来自第三方支付巨头的海量业务,收入可观,且成本与风险极低,何其诱人。

在此背景下,第三方支付的收费得以维持较低水平。面对商户,大部分行业不高于0.6%,当然整体优惠空间在收窄;个人消费者一般0.1%,但除了提现和信用卡还款,很少涉及到付费。

03 别忘了还有服务商

如前所述,由于交易规模极大,第三方支付的业务收入可观。

财报显示,2019年,腾讯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收入总额为1013.55亿元,大部分是微信支付收入;同期蚂蚁的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的收入总额为519.05亿元,基本都是支付业务贡献。

看上去很高很暴利,主要是因为量太大了,其实收入占交易金额的比例极低。

据蚂蚁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末的12个月期间内,支付宝总交易规模为118万亿元,同期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的收入大概500-600亿元。粗略估算,支付收入占交易金额的整体比例不过0.05%,亦印证了其收费并不高。

从成本来看,同样在2019年,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收入成本为738.31亿元,占收入的比例为73%,且这里的收入成本并不包括研发、人力等开支。

对微信支付和支付宝而言,这些收入除了分给银行和银联/网联,还有很大一块成本是服务商。

原因在于,巨头们不可能靠自己跑遍全国,挨家挨户去拓展商户,而是需要借助数量庞大的服务商,提供支付接口与收银产品,以及后续的运营维护。

身处产业链底部,服务商干着脏活、累活,成本不低。前几年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拓展餐饮行业的时候,给到服务商的返佣为0.2%。现阶段比较常见的是给服务商一个结算底价,后者以价差作为佣金来源。

04 降费不是简单的事

整体上,支付行业链条长,利润薄,两极分化严重。

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以及大银行,处在食物链的最顶端,拿走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通过以量补价,利润依然丰厚。

中小支付机构与中小银行,就处在相对弱势的地位。面对巨头垄断与大行挤压,他们在夹缝中求存,中小支付机构拿不到太优惠的通道费率,中小银行要想抱住巨头大腿只能继续降价。

当前,中国第三方支付的手续费几乎全球最低。如果还要通过行政手段继续压价,最先会被逼死的是中小支付机构,同时会使底部服务商的处境更加艰难——巨头们始终是强势的。

根据市场规律,一旦价格被压到一定地步,除了明面上的手续费,很可能出现各式各样的服务费、管理费,将导致行业秩序更加混乱。

有关降费的建议,远远不是逼巨头出血让利这么简单的事。

最后再次强调,支付行业是复杂的,本文分享的是我所了解到的情况以及个人所思,仅供参考。